中午,媽媽給我買了一個新臺燈,這個臺燈是黑色的,還很大,媽媽說:在這個臺燈下寫作業對眼睛好,不會像媽媽那樣近視眼,需要天天帶著眼鏡。

  晚上,我就在這臺臺燈下寫作業,不一會兒我就把作業做完了,好奇妙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