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9點,姨媽見我還沒起床,就命令我起床,并一而再,再而三的發出命令,我抗議著。姨媽下了最后通牒,再不起床就沒有早餐了,我不得不起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