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學后,媽媽帶我去田埂上拔蘿卜。蘿卜的葉子綠油油的,像大公雞的尾巴。我使勁地拔,拔呀,拔呀,一下子把蘿卜拔出來了,我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媽媽說我用勁兒太猛了。不過我還是很高興。